首页 >
几欲乱真的弘体书法
---发布人:本网---浏览次数:5365---时间:2011-4-6---
许诺菡/
  许先生收藏了一幅字,书于1991年,泛黄的宣纸上已浮现出淡淡的斑驳,却丝毫没有影响这幅字的美感。
  该幅字写的是曹孟德的名句:“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其字虽非铁划银钩,但亦笔锋刚正,古拙浑厚,颇具魏碑遗风,架构却修长飘逸,楷笔自然,分明便是弘一法师李叔同的杰作。但看落款,却是黄福海。
  黄福海,江苏扬州市人(1911~1995),别号黄柏,弘体书法家。1938年隆冬的一天他在泉州承天寺第一次听到弘一大师讲经。大师身披袈裟,面容清癯, 慈悲安详,抑扬顿挫的语调、妙语联珠的词句,让久已仰慕的黄福海深为折服。讲经结束,众人都已散去,唯独他迟疑不归。于是大师邀入寮房相坐,福海先生自我介绍后向大师讨教经中的疑点,又从佛法谈到了艺术。谈话时间不长,但大师对这位年轻人已生欢喜心,当即为之挥毫,令黄福海大喜过望。
  黄福海在承天寺与大师约会并捧回大师手迹后,日夜潜心研习书法、手摩心忆、刻苦临池。此后,他经常去承天寺观摩大师书写的佛偈,察其用墨运笔。深得大师真传:“能用拙乃得巧,能用柔乃得刚”。大师见这位诚恳好学的青年是可造之材,破例收他为在家书艺弟子。经过半年多的点拨、教诲,黄福海的书艺日进,得到大师鼓励“我看过你的字,写得与我很相近。”
  1 9 4 1 年初夏弘一大师来到石狮福林寺结夏安居,黄福海便赶到石狮去拜谒。1942年黄福海在百源寺暂住。又恰逢大师也驻锡该寺。师生俩促膝交谈,探讨书艺,通过晚唐诗人韩渥的诗词,佛语偈句并互相传递对现实社会与佛门生活的观点。期间黄福海曾向大师坦露有脱俗的想法……这年春夏之交,大师移居泉州温陵养老院,仍惦记着黄福海,托人送去十几张手书并附一封信。
  1942年秋后,大师病态日甚,黄福海于农历九月初一日专程去温陵养老院探望。大师又在其纪念册上题写藕益大师的警训及“吾人日夜行住坐卧,皆须至诚恭敬”的训勉。就在当天下午六时大师赠以绝笔“悲欣交集”。原件背面可依稀看到“福海”和“晚晴老人”(大师自称)等字样。可见弘一大师与黄福海之间亦师亦友的深厚情谊。才过了三天(农阳历九月初四日)晚上八时弘一大师便安详圆寂于泉州温陵养老院晚晴室。黄福海惊闻噩耗,五内俱焚,当天写下绝联“曾培植多少艺术师资传教后人堪称无量功德;看缮写若干佛家经典留存后世普渡一切众生”。
  黄福海,不负恩师厚望,经过多年修炼,当年的相似早已成了神似。虽然书法界一向提倡自成一派,临摹圣手向来不被推崇,但是黄福海却是例外,因为他的临摹中饱含了浓得化不开的情义,他毕生追仿弘一字体是一种思念,也是一种寄托。
  弘一法师的书法自成一派,字字都透着佛家的清净祥和。大师逝去之后,弘体书法并未就此成为绝唱,因为黄福海将其字体临摹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并广纳门徒,将弘体书法发扬光大。这是一段佛家的旷世奇缘,亦是书法界的一段佳话。
[ 返回 ]
 
   
备案序号:苏ICP备 11017810 您是第 2378767 位访客 技术支持:互联网+解决方案 => 阿搜拉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