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法与书法
---发布人:本网---浏览次数:5096---时间:2011-4-6---
田光烈/

第一章 绪论

  治中国文化史者,一般都承认佛法自东汉传入之后,对我国文化的各个领域如哲学、文学、艺术等各个方面都产生极大的影响,而在艺术领域里, 如建筑、雕刻、绘画、音乐等方面的影响尤为显著, 治专史者多有详之;惟佛法对书法艺术的影响和二者发展过程中的相互关系, 系统的论述者不多,作者不揣愚陋,仅就管见所及,对此问题作些初步探索, 以求正于识者。
第一节
我国传统的书论
  书法离不开文字, 它是艺术在文字上的具象表现。文字的产生,出于劳动创造。我国传统的说法,最早是《周易》,说“上古结绳以治,后世圣人易之以书契。”后世圣人指的是谁? 后魏江式说:“臣闻庖栖氏作而八卦列其画,轩辕氏兴而灵龟彰其彩。古史仓颉览:象之爻,观鸟兽之迹,别创文字以代结绳,用书契以纪事。……迄于三代, 厥体颇异,虽依类取制, 未能悉殊仓氏矣。故《周礼》八岁入小学,保氏教国子以六书:一曰指事,二曰谐声,三月象形,四曰会意,五曰转注,六曰假借,盖仓颉遗法也。” (《论数表》)后世圣人指的是仓颉,仓颉不但是文字的创造者,即后来流传的六书也是他的遗法。
  在佛典中,也有这样的记载:“昔造书之主, 凡有三人,长名曰梵,其书右行;次曰佉卢,其书左行;少者仓颉,其书下行。” ( 《法苑珠林》十五《千佛召师》)有的还说“颉首四月,通于神明” , 所以他能创造文字, 这些“ 乃往旧说” ( 中国古代书法家如蔡邕、卫恒、江式、虞世南、张怀瓘等人所说大同小异),当然不足为训, 仅供参考而已。
  中国古代的文字和书契是有区别的,唐人张怀瓘说:“夫文字者,总而为言,包意以名事也。分而为义,则文者祖父, 字者子孙,得之自然,备其文理,象形之属,则谓之文;因而滋蔓,母子相生,形声、会意之属,则谓之字,字者言孽乳而侵多也。题之竹帛谓之书……凡文书相约束皆曰契。契者书其信誓之言, 而盟之滥觞, 君臣之大约也。亦谓刻木剖而分之, 君执其左, 臣执其右,即昔之铜虎、竹使,今之铜鱼, 并契之遗像也。”张氏又云:“先贤说文字之所起于八卦同作。”(《书断》)文字是书的,八卦一般认为是早于轩辕的伏羲氏画的, 文字既然与八卦同作,则书画同源异流(闻一多主张书画异源同流。见《江梅学刊• 字与画》1 0 8 4 年第六期),而非仓颉一人所造明矣。凡象形者皆可画也, 不可画则无书矣。……六书也者,皆象形之变也。郑夹祭推象形有十种,而旁出有六象,谓天地、山川、井邑、草木、人物、鸟兽、虫鱼、鬼物、器用、服饰之形, 而有象貌、象数、象气、象声、象属之别。象形而兼谐声者则曰形兼声,象形而兼会意者则曰形兼意。十形犹子姓也,六象犹适庶也,兼声兼意犹烟娅也。六书之理,暨古文篆留分隶真草华梵之类,胥出于此矣。”(《历朝圣贤篆书百体千文序》)
  文字的起源, 与八卦极有关系。八卦是原始人用以记事的符号,也不是伏羲氏个人发明的。它传达印象,具有绘画的功能;说明概念,又具有文字的功能。八卦是原始人的文字,也是原始人的绘画。八卦自用作卜筮,宣传哲学之后,它与文学的作用就不同了。张怀瓘说: “ 卦象所以阴骘其理,文字所以宣载其能。卦则浑天地之窈冥,秘鬼神之变化,文能以发挥其道,幽赞其功。是知卦象者文字之祖,万物之根,众学分镳,驰鹜不息。” (《书断》)
  约在公元前十世纪的殷商时代(夏代书法, 世传有《岣嵝碑》一种, 在衡山县云密峰,凡七十字,不可辨识,或谓为明杨镇所伪造。总之,决非夏代之物,然目前考古学家根据出土文物研究,说我国的文字出现,早在殷商以前。理或信然。盖一事物的出现,必有其肇始故也。)出现了我国最早的文字,那就是刻在甲骨上的卜辞和镌在青铜器上的铜纹。这些文字,“一字有一字之义,一字即有一字之形,虽点画相类,而结构迥殊。不特此也,同一字也而恒随各体不同,因人互异,变化莫测,仪态万方。吾国文字之所以有书法,书法所以有美术之价值者,殆以此欤。”(丁文隽《书法精论•结构第七》)这是从文字本身说的;再就作者主观方面而论,卜辞是有实用性质的记录,铭文是有装饰意义的作品,二者的作用虽然不同,而在写作过程中,其审美功能则是一致的,于是在主观上对艺术的要求便产生了。
  到了周代,人们对书法艺术的要求,更为强烈。《周礼•地官•保氏》云:“保氏掌谏王恶,而养国子以道,乃教之以六艺;一曰五礼,二曰六乐,三曰五射,四曰五驭,五曰六书,六曰九数。”书法已作为皇家贵族学校的主要学科。到了春秋时代,“孔子游乎緇帷之林,休坐乎杏坛之上,弟子读书,孔子弦歌鼓琴。”(《庄子•渔父》)孔子把教育从贵族手中移到平民身上,这是他的伟大历史功绩之一。他的教学内容,也不外乎六艺(即礼、乐、射、驭、书、数),书法艺术不但得到儒家圣人的重视,而且孔子本人就是一个大书法家。唐代窦蒙说:“李阳冰初师李斯《绎山碑》,后见仲尼《吴季札墓志》,便变化开阖,如虎如龙,劲力豪爽,风行雨集。文字之本,悉在心胸,识者谓之藏颉后身。“(《述书赋注》)孔子导先路于前,宋司马、鲁秋胡妻、屈原、李斯等追踪于后,历代士人,重视书法,遂蔚然成风。
  周代书法,虽继承殷商,而商周书风则迥然不同。丁文隽谓“商治尚质,故殷契书法质直简古。周治尚文,故其书法亦繁曲奇谲,与殷契之风格不同。周代诸侯力政,各国自成风气,文字异形,书法异势。就现存彝器观之,其书法可分三派:曰齐,曰鲁,曰楚。齐近于殷代故地,质直之风未泯,故齐书多存殷契遗意,笔画瘦直,结构严整,如《陈曼簠》、《陈纯釜》之类是也。鲁秉周礼,其书法亦笔画繁曲,结构茂密,如《大司徒匜》、《不娶敦》之类是也。楚国雄于南服,民风强悍,其书亦笔画坚凝,结构奇纵,如《楚国钟》、《禽彝》之类是也。周代诸侯,同姓者多宗鲁,异姓者近齐则宗齐,近楚则宗楚,不独书法为然。《石鼓文》与鲁派相近,为周代书法正宗。”(《书法精论》上)以上是我国传统书论。
第二节
佛法关于数轮的典据
  随着佛教文化而来的印度文化,虽没有带来印度书法,在形式上不可能给中国书法以新的技法,但佛教一开始就重视书法,这是肯定的。
  书法离不开文字,文字作用极为重要。《瑜伽师地论》云:“随显名句,故名为文。”有云:“云何为文?谓有六种:一者名身,二者句身,三者字身,四者语,五者行象,六者机请。”卷五十二又云:“谓名身句语身所依止性所有字身,是谓文身。”这就是说:文字是用来表达语句中某种概念的。佛家更把字分为字相和字义两方面。《字母释》云:“世人但知彼字相,虽日用而未能解其义。如来说彼实义。如随字相而用之,则时间之文字也;若解实义,则出世陀罗尼文字也。”
  学佛的目的是要求六度四摄、度人度己的菩萨。菩萨如何学?一言以蔽之曰:不离世间法而修出世道。《华严经》云:“不坏世间相,而成出世法。”《法华经》云:“治世语言资生业等,皆与实相不相违背。”(转引自《明僧传•释宝印传》)所谓治世语言资生业者,佛教概括为“五明”。非五明不足以安立世间。《楞伽经》百八句,古佛所传,特提“工巧技术明处句”,故菩萨应于五明处学。
  《瑜伽师地论》卷十三云:“云何五明处?谓内明处,医方明处,因明处,声明处,工业明处。”又卷十五云:“云何工业明处?谓于十二处略说工业所有妙智,名工业明处。何等十二工业处耶?谓营农工业、商估工业、事王工业,书算记度数印工业、占相工业、咒术工业、营造工业、生成工业、防邪工业、和合工业、成熟工业、音乐工业。“《杂阿含经》云:”何等为方便具足?谓善男子种种工巧业处以自营生,谓种田、商贾或王事(服务军政界等),或以书、疏(美术)、算、画。于彼工巧业处,精勤修行,是明方便具足。“唐泽《楞伽经》卷二:”佛告大慧,辟如入学音乐书画种种技术,渐成非顿。”《五分律》云:“比五差次,不知书记。佛听学书,不得为好,而废道业。”(转引自宋释道诚《释氏要览•志学•学书》条《瑜伽师地论》将书法与音乐并列在“十二工业明处”之中,《杂阿含经》把书法、美术(疏)和绘画,“渐成非顿”,《五分律》载“佛听学书”。佛教重视书法,不但大小乘经、律、论都有明文,佛陀还把书法作为父母教育子女的内容之一。《尸迦罗越经》里,佛陀指示做父母教育子女:“一者,当念令去恶就善;二者,当教计书疏;三者,当教持经戒。”所以学佛的人,从事书法艺术,并不违背佛教。
  自东汉魏晋隋唐以来,随着佛法的弘布,出家人越来越多。寺庙中的高僧大德,虽不能“五明”皆通,而从事于“工业明处”中之书法艺术者,却大有人在。其中如智永、怀素,不但俎豆当时,而且牢笼百代(怀素写《四十二章经》在传播书法的同时,对佛法也起了弘扬的作用)。社会上一般名流学者,喜与高僧往来,他们还乐于书写佛经,对弘扬佛法也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相传东晋王羲之写过《遗教经》,唐代钟绍京写《转轮王经》,白居易写《冷眼经》,柳公权写《金刚经》,元代吴镇、清代八大山人、邓石如写《心经》等等,不一而足。
  文益禅师开示云:“古人道一切声是佛声,一切色是佛色,何不且凭么会取?”(引自黄庭坚《诸上座帖》)无漏法中当如此认取;在有漏法中,书法艺术也是佛事。因为佛法弘扬,与书法的传播极有关系,宋姑苏景德寺云法师《务学十门》有云:“不工书,无以传。”(《明季滇黔佛教考》)这正如弘一法师所云:“夫耽乐书术,增长放逸,佛所深戒。然研习之者能尽其能尽其美,以是书写佛典,流传于世,令诸众生欢喜受持,自利利他,同趣佛道,非无益也。”(《李息翁临古法书自序》)弘一法师是律学大师,戒行精严,他主张以《五分律》的精神从事书法艺术者,均应此为鹄的。
第三节
佛法与书法相互促进
  华梵双方为什么都重视书法艺术呢?王右军认为书法能经天纬地,毗助王猷。大凡儒家所谓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道理,都与文字有关。所以人们对它很重视,不但要求写正确,而且要求写的好,写的美观,所谓“加之以玄妙”,这就是产生了书法艺术。书法艺术,可以给人以美的享受,对自己还可以“恢扩才情,酝酿学问。”清周星莲说:“作书能养气,亦能助气,静坐作楷法数十字或数百字,便觉矜躁俱平。若行草,任意挥洒,至痛快淋漓之候,又觉心灵焕发。下笔作诗作文,自有头头是道,汩汩其来之势。故知书道,亦足恢扩才情,酝酿学问也。”(《临池管见》)
  对书法“加之以玄妙”,便产生了“翰墨之道”。书法实践,涉及到美学范围;同时对书法艺术建立了种种理论,使它升华到世界观即哲学的高度(第四章中将略为叙述)。
  自文字出现之后,在宫廷里,无论实用的或装饰的,都要求写的工整,美观大方,书法所以为六艺之一。历代书法家,见于史乘者,三代以前,相传有神农、黄、少昊、帝尧、仓颉。夏有大禹,商有务光,周有穆王、史佚、史榴、孔子、宋司马,鲁秋胡妻、屈原。秦有李斯、赵高、胡毋敬、程邈。这些人有的是帝王,有的是大臣,有的是圣人,有的是贤人,作为实际的书法家来说,大都不靠谱。而书法成为艺术,确以上层人士之要求美善为其嚆矢,尔后才成为一般知识界的追求和爱好的。
  我国书法艺术的进程,约分五期:最早见于商周时代之甲骨钟鼎石刻,出现了科蚪、古文、虫篆,似应以此时为草创期;秦汉出现分隶,为继创期;魏晋南北朝隋唐各体俱备,为极盛期;宋元明为过渡期;清代为复兴时期。商周草创,秦汉继创,姑置不论。其余三期的书法艺术与佛法都有极密切的关系。如魏晋南北朝隋唐极盛期,这个时期也恰恰是佛法兴盛时代。佛法自东汉传入以后,从魏晋开始,便于“三玄”结下了不解之缘。玄学家与高僧们唱于和喁,相煽相长,佛法与清谈,不但识见相契,而艺术兴趣亦相投。所以当时的书法家,多半是清谈巨子、学者名流与高僧大德、法门龙象。这时期最有名的书法家,如钟繇、钟会父子、嵇康、阮籍、阮咸、王戎、山涛、刘伶、向秀、王衍,东晋王、谢两家的许多书法家,都是善言名理的名士。僧侣书法家中如康法识、支道林、于道邃、安慧则(详下)等,都是学兼内外的高僧大德。所以魏晋南北朝隋唐时代,书法艺术极盛的原因,从它的传承来看,不但有在家士人的业绩,同时也有出家僧侣的勋劳。书法在宋元明的过渡期,与清代的复兴期,亦无一不与佛法有关,这里暂置不论,下面将有机会论及。
  总之,书法由于佛事的开展、活动而得以保存、传播和提高;佛法又由于佛事书法的传播加速了弘扬的进程,两者相辅相成,齐头并进。
[ 返回 ]
 
   
备案序号:苏ICP备 11017810 您是第 2378826 位访客 技术支持:互联网+解决方案 => 阿搜拉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