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关于佛教放生的思考和建议
---发布人:本网---浏览次数:6474---时间:2011-4-6---
周国平、曹重三 /文
  我国是一个宗教信仰自由的国家,在历史上受佛教的影响很大。就佛教放生而言,有着源远流长的历史,同时也留下了不少脍炙人口的诗文佳句。最著名的是唐代白居易的那首护鸟名诗:“谁道群生性命微,一般骨肉一般皮,劝君莫打三春鸟,子在巢中盼母归。”宋代陆游也有诗云:“血肉淋漓味足珍, 一般痛苦怨难伸。设身处地扪心想,谁肯将刀割自身?”元代赵孟頫诗:“同生今世亦有缘,同尽沧桑一梦间。往事不堪回首论,放生池畔忆前愆。”等等。可见, 佛教放生是从慈悲演化而来的,由慈悲到戒杀,从戒杀再衍生放生,并形成了延至今日的《放生仪规》,放生法会更是佛教徒乐此不疲的法事活动之一。戒杀仅是止恶,是消极的善行,放生救生才是积极的善行,这种观念深入佛教徒之心。
  佛教传入中国之前,民间早就有放生的习俗, 早在商、周时期,生活在中原地区的人民就有正月初八放生的习俗,并一直沿袭至今,演变出了独特的法会即“放生会”。所谓“ 放生会” , 经书记曰:“即赎取被捕之鱼、鸟等诸禽兽, 再放于池沼、山野之中。” 《列子• 说符篇》载: “ 正旦放生,示有恩也。”可见逢节日放生,自古有之。随着佛教传入我国后,二者融合, 《金光明经• 流水长者子品》称,流水长者子救起濒死之鱼,与之水、食,为其解说大乘经典,诸鱼闻经后,皆生忉利天。又《杂宝藏经》卷五说,一沙弥因救起漂在流水中之诸蚁子,而得长命之果报。放生能增寿延年的观点对众信徒影响很大。许多佛教徒严守《楞伽阿跋多罗宝经》戒杀放生的理念,并一直影响着佛教信仰者的行动。
  结合当今南京市各寺庙及信徒热衷的长江放生现象来分析,则不足为奇。笔者长期从事水产研究,从偶见放生到常遇江边放生,对放生的效果有所思考。从目前南京佛教徒放生活动来看,存在着许多不科学的地方。从小处说,影响放生的初衷,从大处说,影响水资源保护,水生物种的生存,影响生态平衡。
  长江是我国最大的河流,也是世界上第三大河,发源于青海高原,流经九省,汇集无数大小支流,浩浩荡荡地注入东海,整个流域面积约为180万平方公里。上、中、下游水文地貌千姿百态,自然环境各不相同,因此鱼类区系组成复杂,水产资源极为丰富。原有记载的长江鱼类近三百种,约占我国淡水鱼的三分一,这是我国渔业资源种质基因的宝库。上世纪六十年代,长江的鱼类品种一直维持在三百种以上,可以评价其资源与生态是相适应的。然而,随着长江沿岸工、农业生产的发展,长江原有的生态环境,遭到了不可逆转的破坏。加之人为的过度捕捞,长江水产品产量自上世纪七十年代起直线下降,许多原来引以为豪的长江之鲜难见踪影,如鲥鱼、江刀鱼、江河鲀、白鳍豚等,有的早已销声匿迹,有的仅存无几,让人感到十分痛惜。
  好在越来越多的人已经认识到长江流域生物多样性不仅关系到长江生态系统的协调稳定发展,而且关系到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2007年9月,由农业部、水利部、交通部、国家环境保护总局、国家林业局、沿江10省(市)人民政府、中国长江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世界自然基金会(WWF)等17家单位和机构共同发起,在上海举办了主题为“养护生物资源,共建和谐长江”的长江生物资源养护论坛。大家(也包括宗教界的朋友)普遍感觉到养护生物资源、共建和谐长江、保护生态环境是当今世界一致倡导的共同理念,也是各国政府和众多国际组织努力实现的长远目标。中国作为负责任的发展中国家,历来高度重视这一与全人类生存息息相关的命题,并在保护物种多样性、维护生态安全、促进环境可持续发展等方面做出了不懈的努力,发挥了积极的作用。长江不仅是中华民族的摇篮、华夏文明的发祥地,也是我国生物多样性、文化多样性最为丰富的河流,是中国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命脉。生态长江、和谐长江的建设事关流域4亿多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和国家长远发展的大局,既是流域区域发展的自然基础,更是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必要保障。
长江保护迫在眉睫!
  环境保护的理念在佛教界已经引起广泛的关注。台湾圣严法师在在《为何放生?如何放生?》的开示中就指出:现代科技进步,人口密度膨胀,生活空间缩小,要想求一个绝对安全可靠的放生池和放生区域,是相当困难的。我们必须尽到研究、考虑和照顾的责任。比如说,要放鸟类,就先得考虑放什么鸟、在哪儿放、什么时候放,才比较安全有效。放生鱼鳖水族,也当首先研究观察它们的生态、习性和来源,然后选择适当的时机,放到我们觉得安全适合的地方。那些多半是来自人工繁殖的鱼池和鸟园里的动物,根本没有适应自然环境而自求生存的能力,放生也等于杀生。放小的,被大的吃掉了;放大的,就进入餐馆的厨灶。而且鸟类,尤其是鱼类,都有它们生存习性。一定的鱼类必须生存于一定的水质、水深和水流的环境中。买淡水鱼放于大海,买海鱼放于淡水,都是大问题。这里,圣严法师就讲了一个放生应该科学的问题。
  目前,南京市沿江一带放生活动可以说天天在进行,偶遇佛诞日更盛,这与佛教提倡的放生无定物、放生无定日、放生无定处的现行理念相吻合。然而,信徒们执着信仰,不拒物种,不择质量,使放生效果大受影响。也给长江渔业资源带来巨大影响,特别是放生一些外来物种可能对本地物种造成毁灭性的侵害。因有的外来物种进入长江后,大量繁殖,形成定居的优势种群,就会危害到长江特有的原土著品种的平衡;有的凶猛性鱼类,必须靠捕食其它鱼类而生长,会改变长江水产品种的结构;还有少数热带性品种根本就不适应长江的自然地理环境,达不到放生者的真正心愿。例如,常见信徒大量放生革胡子鲶和银龙鱼,这两种鱼是热带品种,不适合于长江放生,当水温低于14℃时,就会死亡,达不到放生者的心愿和实际效果。也有信徒放生巴西龟、鳄鱼等,这些是外来物种,巴西龟遇到低温不易成活,鳄鱼属凶猛性外来物种,放生后对长江物种有着极大的危害。水产专家急呼:要保护长江资源,严禁外来物种放入长江。一旦外来的凶猛性物种进入长江,将对现有的日趋下降的长江地方物种资源造成不可估量的危害。发达国家对外来物种的控制有着严格的法律法规保障。
  放生活动本来很有意义,如果组织得好,再加以科学的引导,应该成为保护长江一支不可估量的队伍。现在,政府每年也花不少财力在长江里放流大批长江特有的品种,一是增加长江水产品资源,二是唤起人们热爱长江,保护母亲河生态环境的意识。而怎样才能做到严禁外来物种,控制带病带菌水生动物入长江,保证放生成活率,确保放生与放流有异曲同工之效呢?
  我们呼吁:建立一套规范的放生管理细则,扩大科普宣传教育影响,建立放生的渔政登记制度, 放生渔政部门许可的水生动物品种,定点登记放生,避免少数人对放生品种张捕。作为一名长期从事水产科研工作的,时刻关注长江水产资源保护的科技工作者,深感责任重大,在此大胆直言,希望广大市民都来关心长江,关爱我们的母亲河,把宗教的行善积德与造福子孙后代的长江水产资源保护行动结合起来,取得真正的功德圆满的实际效果。
根据现有长江渔业资源情况分析,国家每年都投入大量资金在长江流域放流放生濒临灭绝的一级、二级保护品种,如中华鲟、胭脂鱼等;大量放流长江特有的鲤科鱼类,以利于资源增殖, 如白鲢、鳙鱼、草鱼、鳊鲂、鲤、鲫、青鱼等;控制放生肉食性鱼类及鲶科品种,如黑鱼(乌鳢)、大口鲶、鱤于、黄鳝等;严禁放生外来品种和热带品种,如美国斑点叉尾鮰、淡水白鲳、巴西龟、罗非鱼、革胡子鲶、银龙鱼等等。同时在放生品种采集时要进行检疫,以防养殖过程中危害性强的病毒、细菌性疾病源扩散到长江中去。“非典”和“禽流感”都应该是我们时时牢记的警钟。
  这里,讲一个真实的故事:
  2 0 世纪9 0 年代, 欧洲的一些科学家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地中海里出现了一种超级强大的海藻。海藻作为海洋里的植物,在海洋生物链中占据重要地位,它是某些海洋生物的食物来源,是海洋食物链中不可缺少的一个环节。
  欧洲科学家最初的发现是,很多原先以海藻为食物的海洋生物,不愿食用这种新的海藻,或者食用之后导致体质下降。更为可怕的是,这种海藻具有强大的生命力,比一般海藻繁殖更快,生长更茂密,而且对海水温度也有更大的适应范围,使得它们生长的环境更加广大。科学家意识到,如果这种海藻不加控制地自由生长,将会对整个地中海的生态造成严重影响。这种只顾自己强大无敌,不顾其他生物的海藻被科学家称为“流氓海藻”。
欧洲的科学家一方面寻找对付“流氓海藻”的办法,另一方面也在探求这种海藻是如何产生的。经过几年的研究,目前,科学家已经认定,这种流氓海藻来自人类制造的“水族箱”。
  如今,大型水族馆在世界很多地方都能看到,小型的水族箱也越来越多地进入寻常百姓家。为了水族馆、水族箱的小生态环境,或者仅仅只是为了水族箱的美观,爱好水族箱的人们常常在水族箱里养一些海藻。伺候过水族箱的人应该知道,不是任何海藻都能在水族箱的环境中长期生存,人们经过长期的试验和选择,最终才发现,有几种海藻能够适应水族箱的小环境,成为水族箱的宠儿。
欧洲科学家认为,水族箱里的人工环境,造成了这些海藻的基因突变,使得它们具有了特殊的生存适应能力。科学家还发现,这种海藻最初进入地中海,是海岸边的意大利城市,人们在清理或清洗人造水族馆、水族箱的时候,将这种变异后的海藻放入了海中。结果,这种海藻居然适应了海洋的自然环境,成为自然界里的无敌生物,成为一枝独秀的“流氓海藻”。
  欧洲科学家的这个发现,很快也被美国科学家证实,而且,美国科学家发现,这种“流氓海藻”也出现在美国的海岸。但是,这种“流氓海藻”在美国海岸的蔓延状况比地中海要轻很多。目前,美国对于这种“流氓海藻”采取的办法是,在海底喷氯气。虽然氯气能够杀灭“流氓海藻”,但是也会造成这一地区其它生物的灾难。美国人认为,为了防止“流氓海藻”的失控蔓延,付出代价是必须的。
保护环境,刻不容缓!
  2006年2月,国务院颁布实施的《中国水生生物资源养护行动纲要》,以及2007年7月江苏省海洋与渔业局出台的《江苏省水生生物资源增殖放流规范(试行)》,均对渔业资源放流活动进行了规范,要求制定增殖技术标准、规程和统计体系,建立增殖计划申报审批、增殖苗种检验检疫和放流过程监理制度,强化日常监管和增殖效果工作。大规模的增殖放流活动,要进行生态安全风险评估。今年,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制定颁布了《南京市渔业资源保护条例》,并将于2009年1月1日实施,该条例对长江渔业资源增殖放流也提出了生态安全评估的规定。
  长江流域生物多样性不仅关系到长江生态系统的协调稳定发展,而且关系到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让我们积极响应长江生物资源养护论坛《上海宣言》中提出的:长江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她绵延万里,澎湃两岸,哺育了亿万生灵,是我们生存和发展的基础。保护长江,就是保护我们的未来,让我们携起手来,共同养护生物资源,创建长江流域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美好明天。
2008.12
[ 返回 ]
 
   
备案序号:苏ICP备 11017810 您是第 2378806 位访客 技术支持:互联网+解决方案 => 阿搜拉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