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五凤年越窑青瓷堆塑罐看早期佛造像和文化内涵
---发布人:本网---浏览次数:6592---时间:2011-4-6---
王胜利/
 
  越窑创烧成功的早期产品中,有一类盛行于三国西晋时期的瓷器——“堆塑瓷”,因其形似罐,故通常称之为青瓷堆塑罐。也通常被称为“谷仓”。同时即根据其外观造型、本质内涵、丧葬习俗、宗教思想等因素,将它称之为亦有 “魂瓶”、 “神亭”、“塔式罐”、“佛寺罐”等名称。
  三国时期,瓷器还是一种兴起不久的新产品,故其在造型和装饰方面基本沿袭了诸如陶器、铜器和漆器等饰题材。越窑早期堆塑罐的装饰题材主要由人物、动物、建筑三大类组成。东汉时上虞人王充在《论衡》中记述会稽有“羽人之说”,有羽化登仙的神仙思想,亭台楼阁与人物组合。它是堆塑罐最多的装饰题材之一,是把佛教题材传入江南的一个重要证物。并将此类堆塑罐名为“佛寺罐”。但三国西晋时的佛教大多是依傍于道教中的神仙方术来传播的。
  堆塑罐最繁盛的阶段是厚葬风极度流行的三国西晋时期,而此期的瓷质明器又以越窑烧造的青瓷制品最为精美。
  笔者收藏的三国吴五凤年堆塑罐,高四十四公分,底径十八公分,腹径二十八公分。腹上部刻有五凤(五铢钱的五,画羽为凤的凤)年号。五凤为东吴王孙亮年号(图一、图二),也就是公元254年。由上下两部分组成,上部堆塑复杂,有五罐,即为五联罐。中央大罐口和周围附设对称四个敞口小罐,有庑殿式门楼,戗角飞翘,瓦楞清晰。楼三层为门柱支撑(图三)。底层门柱两侧则各立狗、鹿两只,分别代表“御凶”和“厚禄”,狗是古人狩猎过程中的重要帮手,也是远古时代人们重要的崇拜图腾之一,《后汉书•南蛮传》记载神犬盘瓠的故事。鹿又被古人视为珍贵的仙僧。《楚辞•哀时命》中就有仙人骑白鹿的说法,白鹿既可供仙人骑乘在天上自由来往,反过来也可以把人载入仙境。左右侧堆塑乐手和舞手数人。俑高鼻深目,为胡人形象。或奏乐歌舞,或耍杂技,姿态各异,造型生动,表现出佛教文化、西域文化对吴越之地的渗透。上段堆塑有鸟群,燕子古称玄鸟,所谓“天命玄鸟,降而生商”以示吉祥。堆塑飞鸟群集仓顶的壮观场面,呈现百鸟举首展翅飞翔于屋顶,形态各异,动态毕现,恰似陆机《太白吟》中描写“神房集百灵”的原形。飞鸟被视作沟通人类与天神的重要信使,并被幻想成能够充当携带死者灵魂升入天国的角色(图四)。下部形似罐,弧腹平底。腹部贴塑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大神兽、羽人骑马、羽人神兽、神仙骑兽、双头鸟(共命鸟)、佛像两尊等共十八只。反映出当时江南士族地主、官僚贵族对富贵享乐的向往和对长生不死的追求:一是墓主及有关人物组成的日常生活的堆塑,二是对死后活动的描绘,死者的灵魂前往天堂途中的刻画。堆塑建筑是存放死者灵柩的都亭,堆塑罐“魂瓶”。
  双头鸟,梵云耆婆耆婆迦(翻译名义集),中译为生胜天王,云为生生,或命命。《佛本行集经》载其故事云;往昔雪山有二头鸟,一头名叫迦楼茶,一头名叫优婆迦喽茶。共命鸟的形象,《阿弥陀经》云此鸟为双人面,而共一鸟身,故心亦为二,能发妙音。公元1世纪左右印度石窟中,双头鹫的形象发现甚少,但在古代犍陀罗地区的塔克西垃.希尔卡普发掘的佛寺基坛上,发现有双头鹫的形象,这只双头鹫雕刻于佛寺基坛部的装饰性拱门上,其意无疑应是佛经中的共命鸟。克孜尔石窟第28窟天井中部壁画上,可看到日天、风神和飞行的天人等等,内中也有共命鸟的形象(图五)。
  根据考古发现不完全统计,三国西晋时期谷仓罐佛造像的出土点在东南地区有36处,其中有纪年的计15处。从这15处造像时间看,江苏南京甘家高场吴赤乌四年(241)陶堆塑谷仓罐,为江南地区现存最早的一件佛教艺术品以外,浙江绍兴吴永安三年(260)青瓷堆塑谷仓罐、浙江嵊县浦口镇大塘岭吴永安六年(263)青瓷三足铺兽之间盘坐佛像,其余多系公元260—296年这三十多年时间里的佛造像。笔者收藏的三国吴五凤年(254)堆塑谷仓罐钻饰两尊佛像的式样,呈坐姿、且头上有肉髻和圆光、身披通肩服,跌坐下为莲花和狮子座,拱手置于胸前,与印度马土腊(秣菟罗)艺术风格相一致。那应是较倾向于秣菟罗式特征(图六、图七)。此罐为瓷器佛造像题材最早传入江南的一个重要证物。三国西晋的堆塑罐都是西域传入的佛教文化的象征物和崇拜物,可称为佛寺罐。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儒、道、佛都要人相信有一个理想的精神世界,要求人修身养性,追求至善至美,达到幸福的永恒。渗透着文化思想的吉祥图案经久不衰,成为人们乐于接受的艺术语言。墓葬里把佛像供养在墓中,其作用是常常提醒自己要觉悟,提醒自己每天都要接受佛、菩萨的教导,说明自己的心早已被净化得晶莹剔透皈依佛门,以示作为佛子的虔诚信仰。
  汉代确立的一整套儒学体系,经历千余年的风雨沧桑,仍是中国古代统治地位的中心思想。它对人们的风俗习惯,审美观念的导向具有决定性的作用,三国堆塑罐型制的艺术创作依然是远古人类造物思想影响下的儒、道、佛观念在陶瓷艺术领域审美意识的再现。
  岁月的湍流每每将古昔的事物冲得无影无踪。然而在不朽的青瓷上,时间却永恆地凝固了它那千态万状的造型,向今人展示着久远而又富有传奇色彩的时代……
[ 返回 ]
 
   
备案序号:苏ICP备 11017810 您是第 2378782 位访客 技术支持:互联网+解决方案 => 阿搜拉科技